Monday, June 20, 2011

即興 III




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只隨風飄揚的旌旗,


在天地間鼓脹著,心中充滿了難以形容的瀟灑快意。




Thursday, June 2, 2011

即興 II




「這一輩子,若不能玩,就該被玩。」



想起自己的宿命,她也忍不住
掬了一把同情淚。



Saturday, April 30, 2011

小紙馬。



趕往醫院的途中,計程車司機先生突然轉身遞給我一只紅色的小紙馬, 說:
「花了很久時間才折成的,請把它當成護身符吧。」
真是個帶給人溫暖的司機,祝他長命百歲。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即興 I


握緊你腰間的配劍,吾愛:
在這方小小的戰場上,你既是我的兵,也是我的王。




Tuesday, August 10, 2010

上學去。



"九段の母"
  
上野駅から 九段まで
かってしらない じれったさ
杖をたよりに 一日がかり
せがれきたぞや 会いにきた

空をつくよな 大鳥居
こんな立派な おやしろに
神とまつられ もったいなさよ
母は泣けます うれしさに

両手あわせて ひざまづき
おがむはずみの お念仏
はっと気づいて うろたえました
せがれゆるせよ 田舎もの

鳶が鷹の子 うんだよで
いまじゃ果報が 身にあまる
金鵄勲章が みせたいばかり
逢いに来たぞや 九段坂



每天中午,從地下鐵的出口走上來後向西遙望,能見到歌詞裡描述的大鳥居。
朝著鳥居的方向走,很快就到了我就讀的語文學校。


課都在下午。一開始覺得很辛苦的課,現在漸漸變得輕鬆了起來。


比較棘手的是,讀和說之間的能力差距變得越來越大。
已經讀完幾本日文小說而沒有感到障礙的我,卻連簡單的句子也無法講得流利。


...不過那也不要緊。我還有好長日子可以好好學,慢慢學。
起點在哪裡都無所謂。真正讓人享受的,是漸入佳境的這種過程。
撥雲見日似的。
不只是學習,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這樣。


下個月之後學校將遷移到水道橋站。遙望大鳥居的情景,非常可惜地只享受了兩個月吶。







Thursday, May 13, 2010

上薗家。




上月初,一家人去參加舅媽在目黑的花道展。
日本人似乎是相當排外的樣子。
許多人一聽到我要嫁去日本,馬上開始為我擔心了。


我的確曾感到不安。
幸好,A君家的人都因為工作或成長背景的關係,和異國有很深的淵源,
是一個具有國際觀的、自由的家庭。(現在又因為一個外國人的加入,更加具體地國際化了)
在我面前,一家人總是明快地用英語交談。


這樣說或許有點奇怪,不過,我的確是被A君所描述的上薗家所吸引、
進而產生結婚的念頭的。


那自然流露的高雅氣質與明亮的丰采,好似奠基於先祖所傳承下來的幸運,
保護著他們,讓這一家人永遠遠離粗俗的來犯。

存在於這家人之間
用錢也買不到、沒有錢卻也就培養不了的、
超越金錢或努力之上的 「那樣特質」...
...不是單憑一兩代人的努力就能得到的。







Saturday, May 1, 2010

省點力氣吧。





不需要恨我。我已經遠走高飛,

只有你還留在那裡,在一團亂的情緒裡。
你恨的是你製造的幻影。

不需要討好我。
談判之前,請先把籌碼準備好。
在你身上,我找不到一點能用來互惠的東西。

如果我們旗鼓相當,自然會成為對手。
不需要恨我,你不夠資格。

如果我們旗鼓相當,自然會成為朋友。
不需要討好我,你不夠資格。



Monday, February 1, 2010

每週四的精神感召。



就像癌症病患的化療一樣,靈魂病變也需要醫治
我和上帝約了時間掛了號,期待被醫成您的子民,更可愛的女人
從滿心洪福的星期四夜晚一日日踱到憂鬱無望的星期三早晨
之後又因為急著見您而雀躍起來
每週四的精神感召。


喔上帝,這星期您派了美麗的男人扮演摩西來誘惑我追隨您
若您也同他一般強壯英俊,您是不愁沒有子民的


--

很久以前寫的東西了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困。





.... 這樣的困擾能向誰傾訴才好呢?



在這個島上,我連一個能傾訴這件事情的人也沒有。

一個也沒有。







Thursday, July 30, 2009

給我身邊這些人的






該說的都說過了。想你們,喜歡你們... 我想你們都知道了。

心裡還有很多話,但不說也不要緊。



路在面前,我要過去了。